大眾小說網 > 紅色莫斯科 > 第997章
  好在索科夫只是急火攻心,只過了片刻,便清醒了過來。

  他望著站在床前的西多林,用沙啞的聲音說道:“立即給我接通薩莫伊洛夫,我要問清楚,伊萬諾夫上校是怎么犧牲的。”

  “電話還沒有掛斷……”

  西多林的話還沒有說完,索科夫已經翻身下了行軍床,跌跌撞撞地撲到了桌前,抓起上面的話筒,大聲地說道:“喂,薩莫伊洛夫嗎?我是索科夫,告訴我,副師長是怎么犧牲的?”

  “師長同志,”電話另一頭的薩莫伊洛夫,哽咽地說道:“今天上午,我帶著警衛排,乘車跟著副師長去勘測地形。我們一共兩輛車,前后兩輛是卡車,上面坐著警衛排的戰士,副師長乘坐的吉普車,在兩車的中間……”

  “你們乘坐的什么車,我心里很清楚。”著急的索科夫打斷了他后面的話,“你直接告訴我,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我們勘測完了城西的地形,又沿著公路朝城北方向而去。誰知在半路上,前車觸雷,當場被炸翻了,車上的二十五名戰士,有九名戰士當場犧牲,剩下的戰士也不同程度受傷。

  我當時和副師長坐在吉普車上,見前車觸雷,連忙命令吉普車司機停車。我讓副師長留在車里等候,便下車安排后車的戰士布置警戒圈,并去救治前車負傷的戰士。

  就在我帶人救治傷員時,副師長不知怎么從車里走出來了。他可能是想查看那些受傷的戰士吧,便徑直朝翻車的地點走來。在距離我還有兩三米時,忽然被從旁邊雪地里飛來的兩顆子彈擊中,一顆擊中他的頭部,一顆擊中他的腹部……”

  聽到這里,索科夫明知道被子彈擊中頭部,基本沒有生還的希望,但還是再次打斷了薩莫伊洛夫,抱著僥幸心理問:“中尉同志,你們有沒有找軍醫,對副師長進行救治啊?”

  “沒有。”薩莫伊洛夫艱難地回答說:“副師長中彈倒下后,我就立即沖到了他的身邊,經過檢查,不管沒有了呼吸,甚至連心跳也停止了。我立即組織了十幾名戰士,朝敵人狙擊手可能藏身的地方沖了過去。經過戰斗,擊斃了一名德軍的狙擊手,但另外一名狙擊手則帶傷逃走了。”

  “中尉同志,我命令你想辦法找一口棺材,來保存副師長的遺體。我處理外手里的事情后,會盡快趕往盧甘斯克的。”

  正式確認伊萬諾夫已經犧牲的消息,索科夫掛斷了電話,無力地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發呆,腦子里在回憶自己與伊萬諾夫相處的這段難忘歲月。

  看著索科夫坐在桌邊發呆,西多林走到了他的身邊,低聲地問:“師長同志,伊萬諾夫上校犧牲,可是一件了不起的大事,您看,是否需要立即向司令員報告?”

  “參謀長,你說得對。”西多林的聲音把索科夫從沉思中驚醒過來,他望著西多林發了一陣呆后,微微點頭,說道:“我們需要立即把此事向司令員同志報告。”

  一名師級指揮員在勘測地形時,被德軍的狙擊手殺害,這可不是一件小事,不光要向集團軍司令部報告,還要向方面軍司令部。但索科夫首先接通的是集團軍司令部,聽到是索科夫的聲音,接電話的崔可夫還笑著問:“索科夫上校,是不是你的部隊要出發,特地打電話向我道別的?”

  “司令員同志,”索科夫滿臉苦澀地說:“我給您打電話,不是為了告別,而是有一個壞消息要向您匯報。”

  “壞消息,什么壞消息?”崔可夫聽到索科夫這么說,還不以為然地調侃道:“難道是保盧斯從關押他的地方逃脫了嗎?”說完,便哈哈地大笑起來。

  索科夫絲毫不覺得崔可夫的笑話,有什么可笑的地方,他繼續心情沉痛地說:“司令員同志,我的副師長伊萬諾夫上校,今天上午在盧甘斯克勘測地形時,遇到敵人狙擊手的伏擊,不幸犧牲了。”

  崔可夫的笑容僵在了臉上,過了許久,他才正色說道:“索科夫上校,你可不要拿這種事情來亂開玩笑啊。”

  “司令員同志,我怎么會拿這種事情來開玩笑呢?”索科夫見崔可夫居然不相信自己,有些急了:“肯定是經過核實的消息,我才會向您匯報。”

  雖說索科夫言之鑿鑿,但崔可夫的心里還是充滿了懷疑:“你是從什么地方,得到這個消息的?”

  “是負責保衛伊萬諾夫上校的薩莫伊洛夫中尉,通過電話向我報告的:伊萬諾夫上校身中兩槍,一槍在頭部,一槍在腹部,當場就犧牲了。”索科夫深怕崔可夫還是不信,特意補充說:“他以前曾經是內務部的,絕對不敢在這種事情上撒謊。”

  確認了索科夫的消息是千真萬確的,崔可夫沉默了。他沒想到,一位優秀的師級指揮員,會在取得勝利后不久,就這樣犧牲了,心情顯得格外沉重。“他的遺體在什么地方?”

  “還在盧甘斯克。”索科夫回答說:“我已經讓薩莫伊洛夫找一口棺材,好好地收斂伊萬諾夫上校的遺體。”

  “索科夫上校,你打算什么時候去盧甘斯克?”

  “目前部隊還在做開拔的準備,而且還沒有合適的運輸工具。”索科夫連忙說道:“我估計最快還需要等兩三天……”

  “等不了那么長時間了。”不等索科夫說完,崔可夫就斬釘截鐵地說:“我們今晚就出發,乘裝甲車前去,明天中午以前,應該能趕到盧甘斯克。”

  “沒問題,司令員同志,我隨時聽候您的指示。”索科夫向崔可夫表完態之后,又補充了一句:“我還需要把此事向方面軍司令部報告。”

  崔可夫剛想批評索科夫這屬于越級上報行為,忽然想到上級把近衛第41師調往盧甘斯克地區,可能是想把該師調離第62集團軍,責備的話已經到了嘴邊,又改成了贊同:“這是應該的,索科夫上校,你立即向方面軍司令部報告吧。同時,也要做好隨時出發的準備。”

  :。:

看過《紅色莫斯科》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推倒胡麻将 券商佣金排名 上证指数每日行情凤凰 微乐吉林长春麻将怎么下载 南昌期货配资 深圳36选7开奖结果 1元麻将怎么算钱 中首投资 汇丰鸿利配资 光线传媒股票 贵州茅台股票 同花顺模拟炒股 2012上证指数 配股神配资 中金e配 91快牛配资 盈易点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