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戰雛 > 第五百四十一章,戰龍勝(下)

第五百四十一章,戰龍勝(下)

  居然是連火焰都被冰封起來,而地階武技裂空鬼斬卻是絲毫沒有掀起任何的波瀾,一邊的龍勝也是頗為得意,冷笑道:“朱嘯,吾的破奔流乃是天階高級武技,以青龍泉為基礎施展的破奔流豈會是地階武技可以抵擋的。你的無相劫火確實是強大,然而,你也要試試吾的破奔流,這一次,算是扯平了!”

  奔涌的青龍泉已經近在眼前,被卷入到其中,朱嘯定會受到重傷,現在朱嘯根本就來不及反應了!

  然而,突然就在這時候,朱嘯的面前突然出現了一棵小樹,小樹瞬間變成參天大樹,并且,旺盛的枝蔓朝著那奔涌過來的青龍泉就生長了過去。

  “森羅萬象!”

  瘋漲起來的枝蔓居然是越來越多,那破奔流雖然非常強大,然而卻是無論如何都近不了大樹的身,大量瘋漲的藤蔓擋住了青龍泉的狂流。

  木涵出手幫助朱嘯擋住了破奔流,朱嘯當即得以抽身,朱嘯手指抬起來,卻是再度施展了無相劫指。

  “轟!”

  木涵也擋不住破奔流太久的時間,森羅萬象終于還是冰封爆碎,而與此同時,朱嘯無相劫指也是施展了出來。

  “無相劫指!”

  “嗡!”

  “轟!”

  破奔流已經破奔流冰封起來的一切瞬間被砸開來,無相劫指恐怖的破壞力朝著龍勝砸了過去,所經過的地方,空間爆碎,爆碎的空間又是加強了無相劫指的攻擊力,無相劫指本就是因為這樣才會留下赫赫聲名的。

  然而,龍勝自然是也是絲毫不懼無相劫指,龍勝的一只龍爪抬起來,一股冰寒的水屬性元氣纏繞在龍爪之上,龍勝龍爪猛地推出來一道大印。

  “天階——水龍靈印!”

  大印三丈大小,離開龍勝三尺的位置,大印瞬間變成了一條青黑色的龍朝著無相劫指迎了過去。這條由龍勝的武技釋放出來的龍,嘴巴奇大,然而身體卻是很小,血盆大口居然是想要將無相劫指完全吞下去。

  “轟!”

  無相劫指與水龍靈印相碰,居然是不分上下,朱嘯的身體顫抖了兩下,朝后退出去了數丈,而龍勝卻也是沒有討到好處,居然亦是朝后退出去了數丈才穩住了身體。

  龍勝沒有繼續維持他的神龍真身了,而是變成了人身,龍神看了看朱嘯,不屑地說道:“吾本欲與你一戰,沒想到你居然是讓外人出手相救。既然是這樣,那吾這邊的人,是不是也應該動手了。”

  龍勝原是準備先給深淵一個下馬威的,但是越是戰斗下去,他越是發現這個深淵之主并不像他想象的那么弱小,他很清楚,這樣的戰斗拖得越久將對他越是不利。

  朱嘯絲毫不驚,反而是十分平靜地笑了笑,但是麒仁卻是擔心這里爆發出一場大戰,雙方都是最為強大的存在,一旦爆發大戰,后果不堪設想,麒仁趕緊飛到朱嘯與龍勝中間,抱拳道:“此番龍族前來搗亂,深淵的強者就算是將你們斬殺也是不為過,龍勝,以我麒仁拙見,你還是就此退去為好!”

  龍千秋前來見朱嘯,讓龍族很多成員都是有著微詞,龍勝更是不能忍受這樣的事情發生,龍勝在龍族有著非比尋常的地位,既然開始做這件事情了,那就一定要有一個結果,可是,另外一邊,龍族也是不想把麒麟一族牽扯進來,龍勝淡淡地說道:“麒仁,吾龍族的事情,還不是你麒麟一族可以插手的。念在麒麟一族與龍族也算是有些血脈聯系,現在盡可以退去,吾不會追究你的責任!”

  麒仁見到勸不動龍勝,當即臉色變了變,有些冷漠地說道:“龍勝,麒麟一族也是不會讓你亂來的!”

  “麒仁,雖然有傳聞你將會是麒麟一族下一個族長,但你現在還不是麒麟一族的族長。再者,若真要是開戰的話,龍族不會懼怕你們麒麟一族。給我滾開!嚎!”

  說到最后的時候,龍勝也是真的發怒了,一聲龍吼,讓自己的空間震蕩,一些地方還是出現了一些空間碎裂,麒仁臉色變了變,思索片刻,冷冷地目視龍勝,道:“既然龍族有這樣的想法,那我麒麟一族也就只好奉陪了。”

  若是兩個人戰斗,很可能會牽扯出來整個家族,甚至于整個帝國都陷入到混戰之中,現在也正是如此。雖然只是龍族要給深淵一個下馬威,但是,稍有不慎,整個大陸都會陷入到混戰之中,尤其是這個在勢力之中位高權重的存在,一言一行皆會引發不可估量的損失。龍勝盯著麒仁看了好一會兒,突然卻是大笑起來,其實,龍勝此番也是有些心虛,但他只能大笑,大笑可以掩蓋自己的心虛,同時,也可以給對方壓力。

  大笑過后,龍勝臉上的笑意逐漸凝固,略帶怒氣地說道:“麒仁,這樣的決定對于你,對于整個麒麟一族,乃至于對于整個大陸都是太重大了,現在的你,還沒有資格做出這樣的決定,滾回去問問你族中的長輩。”

  龍勝聲色俱厲,哪怕是麒仁也是不免稍微遲疑了片刻,見狀,龍勝接著說道:“對,這樣的表情很好,證明你也還不是那般不知天高地厚的存在。麒仁,吾就告訴你一個道理,這個大陸上大部分的勢力主人都是經歷了大量事情的存在,并非全部都是所謂的天才,你知道為什么嗎?道理很簡單,經歷了大量事情的人,才知道做出每一個決定所帶來的后果,而這一點是所謂的天才的少年沒有辦法知道的。”

  龍勝這樣說著的時候,目光看向了朱嘯,那意思已經是再明顯不過了。

  龍勝的氣勢確實是震懾住了麒仁了,但朱嘯卻是笑了笑,十分平靜地說道:“龍勝,你以為要是我做出與龍族開戰的決定將會如何?”

  朱嘯表現太過于平靜了,哪怕是聲色俱厲的龍勝亦是不知道朱嘯的真實想法,朱嘯越是這樣子云淡風輕,龍勝越是有些進退兩難。但是,朱嘯臉上的笑意也是逐漸開始凝固,淡淡地命令道:“墨淵軍何在?”

  朱嘯的聲音并不大,但是朱嘯用元氣包裹著的聲音傳遍了整個玉潤山,不過是數個呼吸的時間,墨淵軍盡數出現在了朱嘯的身后,為首的林玄朝著朱嘯抱抱拳,道:“深淵之主,墨淵王林玄聽令!”

  墨淵軍整肅的軍容以及每一個人身上都帶著的那股殺伐之氣讓龍勝都是不由得有些懼怕了,但朱嘯卻是一臉冰冷之色,并沒有立刻就讓墨淵軍做什么,而是盯著龍勝的眼睛,淡淡地說道:“這支軍隊乃是由我深淵的三尊者在深淵培養起來的,深淵為褒獎三尊者的功勞,現在已經是深淵的三尊者了。既然龍族有意掀起大戰,那還是讓你們見識一下我進入到深淵之后才培養起來的軍隊吧!烈焰軍何在?”

  朱嘯的聲音剛剛落下,烈焰軍亦是出現在了朱嘯的身后,就在墨淵軍的旁邊,烈焰軍的王乃是修雨,修雨朝著朱嘯抱抱拳,道:“深淵之主,烈焰王修雨請求一戰。”

  龍勝的臉色一下子變得有些難看了,看樣子朱嘯這是準備一戰的勢頭了,若是龍族的大軍在,龍勝倒也是不會懼怕,可是才龍勝低估了深淵,此番也只是跟著火族、水族以及雨族的那些人就過來了。龍勝本來是想著只要讓深淵低頭就可以了,但是他太過于低估深淵了,導致現在自己變得騎虎難下了。

  龍勝想要離去自然不會是什么難事,龍勝相信深淵不管如何都不敢留下自己,可是,其他三族的那些人只怕是兇多吉少了。龍族承諾給他們以棲身之所,可現在卻是變成了這副模樣。龍勝帶著懊惱與憤怒,冷冷地喝道:“朱嘯,難道你敢開戰嗎?”

  朱嘯直接擺出來了這樣的陣勢,自然也是讓麒仁嚇了一跳,他看著朱嘯,等待著朱嘯回答龍勝的問題。

  朱嘯表現得更加平靜了,在朱嘯的臉上根本就看不到更多的情緒波動,說道:“龍勝,若是你殺了火燮的話,今日這件事情我可以當成沒有發生過。若不然的話,今天你也是休想離開,哪怕是打到龍族,我也要龍族給一個說法。”

  龍勝沒想到朱嘯居然說出這樣的大話,當即怒氣沖天,但隨即憤怒的臉上卻是擠出一點笑意,喝道:“小子,你敢!”

  “龍勝,你在龍族雖然是有些地位,但卻也是沒有那般高,你太過高估自己了。我若是斬殺了你,龍千秋前輩亦是會與深淵和解,并不會掀起更大的戰爭的。”此番朱嘯占據了上風,朱嘯更是平靜,并沒有因此就洋洋得意,道,“龍族確實是強大無比,龍族渾身上下都是寶物。可也正是因為這一點,龍族幾乎成為了所有人眼中的香餑餑。不過是因為沒有人帶頭出手罷了,但現在我出手的話,很多勢力都會出手的!”

看過《戰雛》的書友還喜歡

广东推倒胡麻将 东方6十1今晚开奖 高端制造业上市公司 内蒙古股票配资 信康配资 打麻将游戏 山东11选5开奖结 理财小知识月入1000 贵州麻将捉鸡下载 河北快三跨度走势图 股票名词 富豪配资 广东十一选五免费人 美的集团股票分析论文 星星武汉麻将 小赛车 a策略配资